散户买股票技巧

謳歌媽祖文化 彰顯家國情懷

  • 湄洲日報  

 

□林星璘

這10年來,中國音樂家協會會員、中國音樂文學學會會員唐炳椿先后創作媽祖文化、海峽兩岸題材歌詞20多首,早期創作的《湄洲緣》《湄洲媽祖》《海上明珠湄洲島》等多首歌曲登上央視舞臺,近期創作的《兩岸一家親》《同圓中國夢》《我們都是中國人》等獲中宣部“五個一工程”優秀作品獎、福建省委宣傳部頒發的“五個一工程”貢獻獎等國家級和省級獎項。從歌曲名稱和具體歌詞可以看到,唐炳椿的歌詞創作以《兩岸一家親》為界,早期創作的關鍵詞為“媽祖”和“湄洲”,主要致力于湄洲島的風土人情展示及媽祖文化弘揚,而近期創作的題材則拓寬到海峽親情、身份認同等兩岸情懷領域,主題亦提升至實現中國夢、共筑精神家園等家國意識層面,立意更為深刻高遠。

“藝術來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這條顛撲不破的藝術創作規律貫穿于唐炳椿歌詞寫作的全過程。唐炳椿扎實的創作功底離不開基層工作經歷。他在湄洲島工作生活14年,“媽祖”“湄洲女”“兩岸”“中國夢”等詞匯在他腦中激烈碰撞,源源不斷地給他創作靈感,寫出了一首首飽含媽祖文化元素和海峽兩岸情懷的歌詞,令人贊嘆。

由“小家”到“大國”的潛在轉化

湄洲島是東南沿海的彈丸小島,但發端于此的媽祖文化蜚聲海內外。千百年來,在全世界華人圈內具有重大的影響力。在朝圣媽祖的同時,濱海旅游也逐步被挖掘出來。在唐炳椿的早期創作中,充滿著對這座神奇島嶼的由衷贊美和對媽祖精神的歌頌,幾乎每首歌名都冠有“湄洲”二字。首度試水并登上央視《曲苑雜壇》節目的作品《海上明珠湄洲島》開篇便是:“浩瀚大海涌波濤,祥云繚繞人如潮”,概述了環島波瀾壯闊的形態和海上仙山的幽美祥瑞。《湄洲默娘》《湄洲媽祖》兩篇歌詞生動而具體地再現了媽祖短暫而不平凡的一生,還原了人格神媽祖從出生到成長到升天的生命軌跡,翔實列舉了“不啼不哭”“預測天氣”“扶危濟困”“焚屋引航”“救助海難”等細節,其中“焚屋引航成了千古美談”一句還被引進《媽祖信俗》申報世遺的資料,打動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國際評審委員會的專家。

湄洲島與臺灣一水相連,唇齒相依,兩地的媽祖文化情緣源遠流長。由于工作關系,唐炳椿親身經歷兩岸同胞交流的場景,很早便提出“兩岸一家親”的口號,并作為2006年5月25日央視“心連心”藝術團赴湄洲島慰問演出舞臺上的對聯。一次偶然的機會,他和臺灣創作才女彭立合作了《湄洲和五洲永遠在一起》,并登上央視中秋晚會舞臺。之后,他們創作了《兩岸一家親》《同圓中國夢》兩首耳熟能詳、唱響中國的歌曲。這兩首歌在表達訴求上存在著遞進關系,因為中國夢是大陸、臺灣共同的復興夢,兩岸發展和繁榮的根基在于“一家親”的共識。

唐炳椿常常將自己的感悟體現在創作里:“我們上下五千年,謀的是國家昌盛”、“我們縱橫九萬里,盼的是天下太平”。一句“兩岸一條心,同圓中國夢,讓炎黃子孫揮灑好人生”,概括出了“兩岸人民的身份認同感、每一個中國人的出彩人生,匯成中國夢的應有之義”。

地域性文化意象的符號性美學

地域性的文化意象是特定地域的歷史與文化凝聚而構成的符號性說明。“越是地方的,越是世界的。”文化的多樣性需要多元化的表達手法,而不是千人一面的空洞堆砌。唐炳椿在歌詞創作中對湄洲島和媽祖文化的意象提煉很精準,直擊重點、點染特色、巧妙融合,把一個地域、一種事物最有代表性的東西歸納總結、展示開來,因而恰到好處地描繪湄洲島作為海上仙山的神致、媽祖作為海上女神的神韻,也能有理有據地書寫“兩岸一家親、同圓中國夢”的豪邁篇章。

《海上明珠湄洲島》中“帆船頭,大海衫,紅黑褲子各摻半”,帶有濃郁海島特色的穿著描寫將湄洲女的形象傳神地勾勒出來,“大海衫”既點出了衣裳的顏色,也寫出湄洲女作為漁家女常年在海邊勞作的職業特征。有人常常誤解湄洲女服飾是少數民族的裝扮,近期唐炳椿專門創作了《湄洲女孩》,針對湄洲女的服飾闡釋道“帆狀的發髻、三色的衣裳”、“別樣的發式飽含平安的牽掛,獨特的穿戴曬出你忠貞情懷”,“你表白的是對親人無限的愛”。同時,歌詞在更深層次上,揭示了大海之于湄洲人“同命運、共呼吸、齊進退”的終極意義。

《兩岸一家親》的開頭寫道:“一個大門分兩扇,進進出出一家人。”一個大門,是中國人日常生活中最常見的意象,而進出大門更是最平常不過的舉動,但是放置歌詞中,采用比興手法比喻兩岸“世世代代一條根”的歷史淵源,便使得這些平常的意象具備“源于生活而又高于生活”的象征意義,通過再現平常人家日常進進出出的場景,構建出充滿朝氣和流動感的畫面,貼切地表現了兩岸一家、往來熙攘的和諧景象。“說說唱唱一個韻”、“同文同種中國印”兩句則是通過“說唱韻”、“中國印”這兩個典型的傳統文化意象折射出兩岸在文化范疇內的一致性。

視覺美學和精神境界臻于成熟

歌詞作為一種提煉的、修飾的、美化的藝術語言,它不同于自然形態的生活語言,而是富于修辭、講究技巧。一首好的歌詞一定是辭藻優美、對仗工整,音韻和諧的。縱觀唐炳椿歌詞創作,對歌詞在視覺上對仗工整和聲韻上和諧合拍的追求貫穿始終,力求在畫面、氣韻和節奏上精益求精。他始終用精煉、概括又不失美感的詩化語言,契合表述對象的精神實質,達到形式和內容的高度統一、視覺和精神的完美融合。

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不論是早期《海上明珠湄洲島》中“人在畫中行”“畫似身邊走”的對湄洲勝境的描繪,《湄洲媽祖》中“你用青春描繪絢麗彩圖”、“你用赤誠守護華夏疆土”對媽祖功績的傳頌,還是近期《兩岸一家親》中“華夏故園更溫馨”“神州大地滿眼春”對民族未來的暢想,《家貧子讀書》中“荒山嶺成長了國家參天樹”“窮人家培養了民族的頂梁柱”對祖宗遺訓的傳承,都體現了對仗工整、平仄押韻的語言特征。甚至在歌名上,也體現出對仗、呼應關系,例如《兩岸一家親》《同圓中國夢》《家貧子讀書》《中華大家園》這幾首歌名,作者對文字節奏感和韻律感的追求由此可見一斑。

10多年來,唐炳椿20多首歌詞的創作都是利用業余時間進行,在繁忙的工作之余堅持不斷創作,可以說是不圖報酬、不計得失。在福建省紀念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發表70周年座談會上,唐炳椿作為發言代表說道:“我一直堅持著為公眾、為湄洲島、為媽祖等傳統文化、為兩岸交流服務。”這種藝術態度和堅守民族文化、弘揚民族精神的藝術使命,正是一個優秀的文藝工作者個人修持與精神追求的最好體現。

圖為兩岸歌手彭立、師鵬傾情演繹《兩岸一家親》。 湄洲日報記者 蔡昊 攝

散户买股票技巧 山西11选5任五遗漏 快速赛车计划 东京热无码bt 微乐江西麻将手机下载 惠配资 体育nba比分 全球体育比分app 辽宁阜新麻将玩法 广东十一选五任三计 足球即时比分网90 拉萨酒店小姐服务 f1最快速度能达到多少 股票融资40万利息多少 昆明快餐女上门 十一选五一定牛山东 股票指数投资策略主要包括几种